黄色免费视频网站_黄色免费视频在线播放_黄色免费网页_成人黄色小说软件

    1. <form id=VZCoLkppc><nobr id=VZCoLkppc></nobr></form>
      <address id=VZCoLkppc><nobr id=VZCoLkppc><nobr id=VZCoLkppc></nobr></nobr></address>

      中國氣候變化信息網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合作
      沙尘天气不分国界 14年前中蒙两国合作治沙就开始了

        本周一“315”,一個習慣了年年打假的日子,但沒想到這一天北方的朋友一覺醒來,感覺假還沒打呢,臉可能要被打了,因爲走出家門,打臉的是撲面而來的沙塵。這場沙塵暴影響國土面積接近40%,嚴重程度爲十年一遇,這是典型的好久不見,一見就讓你記住好久。這一天,北京空氣質量指數達到500,屬于嚴重汙染級別,作爲首要汙染物的PM10全市平均達到1000微克每立方米。數字是冷靜的,但人們的反應很難冷靜下來。這次的沙塵哪兒來的?是不是這種猛烈的沙塵暴還會再來?我們有什麽招嗎?《新聞周刊》本周視點關注:十年一遇沙塵暴。

        城市“添了色”

        從本周3月14日起,一股主要源自蒙古國的沙塵,隨氣流南下,逐漸籠罩中國北方多個省市。多地黃沙漫天、塵土飛揚,甘肅、內蒙、河北、北京,一條長三千多公裏的沙塵帶,一度讓西北、華北等地空氣質量指數爆表。在臨近沙源地的呼和浩特市,城市街道能見度下降,車輛只能緩慢行駛。

        呼和浩特市民:覺得肺、喉嚨特別嗆,現在就希望來一場大雨,把沙塵壓下去。

        呼和浩特国家气候观象台台长 赵义勇:最南面是PM1监测仪,中间是PM2.5监测仪,靠背面这个是PM10监测仪,这三个是气溶胶质量浓度观测仪器。气溶胶它的粒径不一样,像沙尘,主要是PM10。

        位于呼和浩特市郊,大青山上的國家氣候觀象台,完整觀測和記錄下了此次沙塵天氣的全過程。作爲空氣質量指數重要影響因素的PM10,彼時已經爆表,屬于強沙塵暴級別。

        内蒙古自治区气象首席预报员 孟雪峰:我们气象沙尘暴有一些等级,比如说浮尘、扬沙、沙尘以及强沙尘暴,那么强沙尘暴基本上是一个能见度小于50米。在呼市也是这样的,天空特别黄,就是能见度特别低这样的一个特点。

        北京市民:我覺得好家夥,也就能看到一裏地,五百米,再往遠處我眼神也看不清了。

        北京外賣員:根本騎不了車,電動車一放下來就吹倒了,鏡子都摔碎了。

        本周一上午襲來的沙塵,讓北京市民記憶猶新。除了用身體感官感知沙塵的強弱,氣象監測人員更善于借助地面、高空、衛星等多維度的探測方式,刻畫每一項大氣指標,在諸多探測設備中,這台激光雷達一直監測著北京上空的沙塵顆粒。

        中国气象局气象探测中心数据质量室主任 赵培涛:激光雷达它的工作原理就是,将激光器发出的光束,向大气中进行发射,发射出的激光会跟大气中的一些介质,发生相互作用。我们通过收集反射回波信号,配合激光对大气相互作用的机理,我们就可以得到大气中气象要素的状态。

        激光雷達和其它設備采集來的數據信息,會實時傳輸到中國氣象局探測中心的系統中,爲氣象預報人員提供預報所需的素材,透過一份份氣象數據的分析比對,此次沙塵的成因和來源也逐漸清晰。

        中国气象局环境气象中心主任 张碧辉:在14日下午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关注到在蒙古国,出现了这种非常大范围的沙尘暴的一个天气,结合这种气象条件的分析,我们当时就判断,这次的沙尘可能会对我国造成比较严重的影响。首先它要有沙源地,这个是一个根本的原因,春季随着气温的回升之后,相对来说降水比较少,所以地面比较干燥,裸露的沙土比较多。第二个方面就是气象的,主要是动力方面,因为春季的时候,冷暖空气交替了,非常的容易形成这种,非常大的气压梯度,导致地面的风场会比较大。

        據張碧輝介紹,沙和風,是形成沙塵天氣的兩大重要因素。面對具有一定危害的沙塵天氣,公衆也常有疑惑,耕耘多年的植樹造林工程,爲何沒能夠阻擋本周出現的沙塵?

        中国气象局环境气象中心主任 张碧辉:沙尘远距离、大范围的传输,它其实是在一个空气中的,大气中的一个现象,它的高度能够达到5公里左右。比如说这次的沙尘天气,它在传输过程中,逐渐降低,逐渐沉降,到影响北京的时候,它就是从两公里的高空,然后沉降到地面,它不光是这种近地面的传输。

        面對十年一遇的強勁沙塵,地面植被難以阻擋高度達幾公裏的氣流。但這並不意味著,生態修複工程毫無作用,事實上,生態修複的目的,是保持水土和減少沙源地。根據國家氣象中心提供的數據,自1961年以來,我國北方春季沙塵日數已呈遞減趨勢。

        中国气象局环境气象中心主任 张碧辉:我本人直观感受,我是2002年到北京的,这种漫天黄沙的现象还是比较多的,但是工作之后,尤其近几年之后,就感觉北京出现这种强度的沙尘天气,其实越来越少。就是说我们国家这种防沙治沙的一些工作的有效的推进,对我们国内的这种沙源地是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一种改善,就是形成沙尘的条件中,起沙条件逐渐地被削弱。

        這次我們遭遇的沙塵暴不是國産的,而是從蒙古國越境而來,過境中國!由于這次沙塵暴太猛烈,人們迅速地就去尋找原因,一個普遍的認知是蒙古國嚴重退化的植被,使得土壤沙化,給異常天氣變化輸送了大量的塵土,這當然也在給我們提醒,我們國內的沙漠治理走到了哪一步,有哪些新的治沙方法嗎?

        覆蓋度高,

        治沙效果就好嗎?

        形成本次強沙塵暴的一個重要原因在于,蒙古國30年來人類活動導致的嚴重土地退化和荒漠化,爲其提供了豐足的沙源。這對波及包括中國在內的治沙國來說,又是一記警鍾:在氣候變化的大背景下,更加警覺而迅速地修複好沙漠化土地,顯得尤爲緊迫和重要。

        本周三,由中國林科院防沙治沙首席專家楊文斌組織的,基于低覆蓋度防沙治沙項目年度進展總結會召開,該理論聚焦的正是沙漠化土地修複這一關鍵問題。

        中国林科院防沙治沙首席专家 杨文斌:过去我们防沙治沙,只有覆盖度在40%以上才能防止流沙。但覆盖度达到40%以后,在干旱区和半干旱区,仍(固沙)不稳定,土壤水分比例用干了,衰败死亡现象非常严重。

        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奈曼沙漠化研究站原站长 研究员赵学勇:1999年开始,西北地区整个干旱,导致我们大面积的人工植被死亡和天然植被退化。那一次的教训,我们是非常痛心的。

        “覆蓋度高、治沙效果好”,基于這種樸素的判斷,我國啓動了以種楊樹等常見喬木爲主的“三北”防護林等一系列治沙工程。但楊文斌在三北防護林等造林區發現:一些原本可長五十年到上百年的樹種,在中、幼齡階段就大面積衰退或死亡。

        中国林科院防沙治沙首席专家 杨文斌:我们这个地方不是森林区,我们(向着)造成森林区的想法来努力,不尊重自然是不行的,我们本来就那点(地下)水。根据我20年最后研究,发现天然分布的乔木灌木,就是自然过来的林子,它的覆盖度一般都在30%以下,覆盖度跟自然覆盖度相近似,我们就设计出来低覆盖度固沙,形成一套理论。

        生態用水難以支撐高覆蓋度治沙,一味靠種樹成林的治沙,反而有加大土壤沙漠化的風險。而低覆蓋度則既能固沙、保證植被持續生長又能避免耗費水源甚至補充地下水。至今仍在不斷通過試驗調整的低覆蓋度治沙,逐漸上升爲國家造林技術規程,該規程已于2017年正式實施。

        這裏是位于內蒙通遼的中科院奈曼沙漠化研究站,是我國唯一從事土地沙漠化及其治理研究的野外觀測站。順應自然規律的低覆蓋度治沙,勾畫出了土壤與植被的動態平衡,而該站工作人員的研究與該理論不謀而合,將其推向更精准、可操作、無限接近自然覆蓋度的地步。

        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奈曼沙漠化研究站原站长 研究员赵学勇:沙漠主要是指分布在干旱区,沙地事实上它主要分布在(降水)200到500毫米之间这一个区域上,那么它的自然环境条件相对来说比较好一点,但是实际上是很脆弱的,容易导致出现这个沙漠化土地。

        臨近退休的趙學勇來甘肅做治沙研究員,他認爲,治沙並非要治理所有沙漠,縮小治理區域、精准治沙才是上策。人爲造成的沙漠經幹預可逆轉修複,包括沙地和沙漠中的綠洲,被稱爲可治理區域,在30萬平方公裏左右。

        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奈曼沙漠化研究站原站长 研究员赵学勇:过去我们也有过一些教训,就是采取人工林的方式,那么现在逐渐采取了乔灌草结合。在农牧交错区就是刚才这一条带上,它能支持一部分的乔木、灌木和草本植物的共同生长。到了这边欧亚草原区的这一块,我们以草本为主,恢复草原。

        采取喬灌草結合的方式,越惡劣的地方,越要選取能適應當地生存條件的植物,建立類似原生植被的人工疏林草原植被。但相對于一代代更叠的植物,趙學勇發現,固定土壤進而修複土壤的過程卻十分緩慢。他介紹的兩塊科研站中恢複不同年齡的土地,引起了記者的注意。

        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奈曼沙漠化研究站原站长 研究员 赵学勇:它到现在是25年的时间,就恢复到了乔灌草相互结合的一个景观,但是它的土壤结构仍然是沙物质。我们在跟前有同样一块差不多应该15年的样地,仍然是介于半流动沙丘和流动沙丘之间,这就是在我们过去的空中造林,我们地面上有林,但是地下仍然还出现流沙,如果说植被我们是按5年10年的量级在衡量,土壤的恢复是百年和千年的尺度。我们一旦把植被影响了,或者导致退化,沙土有可能随风再起,可能就是次生退化。

        趙學勇認爲,如今的三北防護林,其林下土壤非但不能做各種經營活動,還要進一步避免片面強調效率和規模的治沙方式,換以精准治沙夯實既有成果。顯然,其它地區的治沙需要更多科研、資金等投入,優化治沙思維和策略,才能讓治沙效率更快些,我們遭受極端惡劣天氣的危險和損害便能更低些。

        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奈曼沙漠化研究站原站长 研究员赵学勇:我们觉得我们不能带着人定胜天的基础理念,去对付大自然。我们不能想着去治理一个方面,(反而)去毁坏了另一个方面,我们不知道它会引起什么样的新问题,这都是我们需要好好去认识的。

        十幾年前在北方,人們談起沙塵暴,就像前兩年談霧霾一樣的緊張,不耐煩,生氣和急于治理。記得十幾年前有一次北京遭遇了嚴重的沙塵暴,我曾經在節目中爲之叫好,叫好的一個原因是:當北京遭受了這麽嚴重的沙塵暴,人們的反應和關注度就會更高,治理起來的力度就會更大,投入可能也會更多。的確,過去十多年,沙塵暴在我們生活中給我們的威脅和煩惱已經少之又少,但這一次又猛烈地來了,不過它也會幫助我們了解一下過去這些年我們爲治理沙塵暴都做了一些什麽,而將來又該怎麽做?

        沙塵天氣不分國界

        中蒙兩國合作治沙

        當3月4日強沙塵暴過境之後,這幾天,隨著風力減弱,大部分地區的漫天黃沙已然褪去。本周五,在甘肅省昌甯鎮四方墩,因強沙塵暴而短暫停止的做草方格沙障和種梭梭樹等工作,也已經重新恢複。

        甘肃青梭公益发展中心执行主任 马俊河:3月14日的晚上到15日的凌晨这个时间,沙尘暴已经起来了,我是睡到半夜的时候被沙尘给呛醒的。早晨起来之后,风比较大,人站在沙丘上都站不稳。沙尘还把我们在14日种植的一部分梭梭树坑填平了,我们也重新把那些还没来的浇水梭梭树坑一个个刨开,再把水浇进去。这次沙尘对我们的工作,增加了很多难度。

        今年是馬俊河與治沙團隊,在甘肅民勤工作的第15年。在這期間,包括種植梭梭、紅柳等苗木已超過1400萬株,治理荒漠化土地達到400多畝。除了人努力之外,近些年,當地降雨量有所增加,這也使得民勤縣的沙塵活動明顯減弱。

        甘肃青梭公益发展中心执行主任 马俊河:像这次我们碰见的沙尘暴,在我们本地已经六七年没有发生过了。气象专家讲这次沙尘暴是来自于我们北方的邻居蒙古国,这样就已经是境外的事情了。包括像我们这次种梭梭,你可以把本地的问题解决掉,但是境外的问题还是没有办法去解决。这就需要我们,在做好自身工作的情况下,把目光放得更长远些,要有更大的视野和格局,去关注周边一些地区的情况。

        通過數據顯示,目前,我國治沙相關企業注冊量已超過1.7萬家,很多企業都選址在治沙一線。在我國,雖然沙塵天氣較多的甘肅、內蒙古等地區,往往有著較爲廣泛的治沙活動,但近年來,南方多地也逐漸參與到治沙的行列中來,“南北共治”的局面越來越開闊。

        北京师范大学全球环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毛显强:治沙企业主要分布在北方省和自治区,因为这些省份更加频繁发生荒漠化、沙漠化,这是一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一个现象。所以这些治沙企业,它们通过种植养殖,发展可再生能源,走出一条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双赢的生态经济治理道路,这是非常可喜的。那么从这个南方各省来讲的话,他们具有很强的资金技术研发的能力,包括我们南方的科研机构和高校,他们有很好的研发能力,吸引他们来参与北方的治沙防沙工作,会有利促进这件事情的推进。

        近年來,國內積極調配資源,在治理荒漠化問題上大下功夫,治沙工作頗見成效。但經曆過這場來自境外沙塵的強烈影響,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僅僅在自家內做好功課還遠遠不夠。事實上,從2007年開始,中國科學院便與蒙古國就沙漠化防止,展開合作研究,通過在當地考察,給出治沙經驗。

        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研究员 王涛:就前期的研究来看,蒙古国的沙漠化过程,主要就是土地利用不当,造成了过度的超载,过度的开垦等问题。我们在蒙古国建立了两个野外观测站进行生态保护:比如说,我们中国有名的草方格流沙固定技术,在他们那广泛的使用。还有就是一些沙区的节水灌溉技术,集约经营比较好的土地,进行经济作物的耕种,还有温室的大棚,在他们那儿也是非常实用的。

        這場突如其來的強沙塵暴漸漸走遠,可它還在提醒著,雖然生態環境治理取得成效,但治理道路依舊艱難漫長。沙塵天氣不分國界,生態治理也就不是一域、一國的事情。未來,在共同面對荒漠化問題的挑戰上,世界各國在加強合作、達成共識上,還要持續發力。

        北京师范大学全球环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毛显强:想要建立多层次的國際合作机制,可以考虑吸引一些国际上包括中国在内的企业,把防沙,治沙的经验、资金、技术引进到蒙古国去。另外,我们可以考虑建立国与国之间的合作机制,在协议框架内,建立相应的资金机制来应对这件事情。我们也可以考虑把其他相关国家和地区,拉到一块儿,形成一种区域性的生态环境保护合作,开展防沙治沙。总的来说,“可持续发展”是我们全球大多数国家和人民,共同的理念追求。本着这样一个共同方向去努力,我们才能创造一个和谐地球,一个光明的全人类的未来。

        面對沙塵暴,總有一種聲音認爲:只要有沙塵暴,就是我們治理的工作不力,應該加大力度根除沙塵暴。我覺得這種看法是人定勝天的另一種翻版,作爲大自然的一種現象,恐怕沙塵暴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裏,人類無法根除,就像我們也無法根除台風一樣,但這一點也不妨礙我們做大量的工作,減少沙塵暴的危害,減弱沙塵暴對我們的侵襲。而在這兩方面,我們顯然還有很多工作可做。

      來源:央視新聞
      時間:2021-03-21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