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免费视频网站_黄色免费视频在线播放_黄色免费网页_成人黄色小说软件

    1. <form id=VZCoLkppc><nobr id=VZCoLkppc></nobr></form>
      <address id=VZCoLkppc><nobr id=VZCoLkppc><nobr id=VZCoLkppc></nobr></nobr></address>

      中國氣候變化信息網

      當前位置:首頁 > 公約進程
      完成巴黎气候协定目标 需进一步挖掘光热发电等清洁能源技术发展潜力
        一項新的研究分析表明,世界上大部分清潔能源領域與技術還沒有先進到能夠滿足2015巴黎氣候協定所設定的溫度目標。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发布的《追踪清洁能源进展》报告称,在IEA认为对减小气候变化影响至关重要的46个清洁能源领域中,只有6个进展顺利,有望防止全球平均气温升高2摄氏度或更高。

        国际能源署代理副执行署长DaveTurk说,该报告确定了无法满足巴黎气候协定可持续发展战略(sustainable development scenario,SDS)的能源领域与技术,并且为这些领域如何进一步减排或如何低成本地推广可再生能源技术提供了建议。

        “(該報告)的確試圖分辨出哪些技術與領域能夠幫助我們打造符合巴黎氣候協定期望的清潔能源未來。“Turk如此說道。

        上文所提及的46個領域涵蓋電力、燃料供應、工業技術、交通、建築、能源集成技術(比如智能電網以及二氧化碳直接捕集技術)。而那6個“進展順利”的技術爲太陽能光伏業、生物能源發電、電動車輛、軌道交通、照明産業以及數據中心與傳輸網絡。

        報告提及,另有24個領域需要更加努力以實現2025與2030的目標,而最後剩下的16個領域則完全沒有步入正軌。

        Turk說,要達到SDS的目標,提高可再生能源的産量與效率占了80%的工作量。“爲了實現全面、穩健和經濟的能源轉變,我們需要一系列的技術和方案。”

        聚焦式太陽能技術與碳捕集封存技術

        不能满足SDS目标的领域之一是聚焦式太阳能发电(concentrating solar power,CSP)。2019年全球CSP发电量增长了34%,超过了IEA所设定的至2030年该领域年均增长约24%的目标。

        但是,過去十年的總體趨勢表明,國際能源署2025年和2030年的SDS目標仍然很難實現。報告稱,2019到2025年間,全球的CSP産電量需要增加兩倍以上才能實現該技術的SDS目標。

        “我們每年所做的還遠不能達成目標。”Turk說。

        报告指出,2019年,以色列、中国和韩国对CSP增长的贡献最大,同时中国、摩洛哥和南非的CSP产电量有望在下个十年继续快速增长。但是在美国,CSP和很多其他清洁能源技术一样,潜力尚未得到充分利用,美国可再生能源理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Gregory Wetstone说。

        “生在美國是很幸運的,因爲我們擁有海量的可再生資源,”Wetstone說,“我們要更好地利用這些資源。聚焦式太陽能當然也是其中一種。”

        电力行业的碳捕集、利用与封存(Carbon capture,utilization and storage,CCUS)是IEA指出的另一种“进展不顺”的技术。

        目前仅有两个大型CCUS项目处在运行中,即美国德克萨斯州的Petra Nova项目和加拿大的Boundary Dam项目,它们加起来每年一共能捕集240万吨二氧化碳。IEA指出这远低于SDS提出的每年要捕集3.1亿吨二氧化碳的目标。

        全世界有14个利用CCUS技术的发电项目正在开展。IEA称,这些项目与Petra Nova项目、Boundary Dam项目加在一起每年能捕集3600万吨二氧化碳。然而,为了在2030年达到每年捕集3.1亿吨的目标,二氧化碳的捕集率和最终的投资额需要大幅增长。

        Turk說,雖然CCUS技術有一定的發展,但是這並不能跟上SDS的脫碳水平要求。如果減排不能僅靠碳捕集實現,那麽將需要依賴一些其他的技術和方法。

        “這就是我們緊張的地方,因爲SDS的目標設定得太高了,我們需要采用許許多多的技術去實現它。”Truk說。

        “做當然能做”

        全球碳捕集与封存研究院宣传与传播总经理Guloren Turan说,如果只考虑电力行业,想要达到IEA设定的3.1亿吨目标,那么需要200到250座配备碳捕集与封存设备的发电厂。要达到这一数量“当然是可行的”,Turan说,但是需要“落到实处的支持政策”,包括投资该技术、制定相应的计划以减少项目的风险。

        不过,气候与能源解决方案中心的专家Mahmoud Abouelnaga说,他认为在2030年前,每年从发电过程中捕集3.1亿吨碳是不可行的。因为就算14座CCUS电厂全部开动,每年也只能捕集3600万吨碳。

        Abouelnaga在郵件裏寫道:“同樣,現實地考慮一下CCUS項目發展的長期進程就能發現,在2030年達到捕集3.1億噸二氧化碳的目標是很困難的。”他認爲,缺乏支持性政策,比如聯邦稅收減免與地質封存檢測結果的不確定性,等等這類因素都拖了CCUS項目的後腿。

        Turan說,要滿足SDS的目標,到2050年大約需要2000座碳捕集與封存設施。眼下有59座處于不同建設階段的該類設施,其中21座正在運行,也就是說“還需要將規模擴大100倍“,Turan在郵件中寫道。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因爲去年宣布新建了5座配有CCUS設備的發電廠,IEA稱CCUS取得了“新的進展“。

        報告稱:“在新冠肺炎疫情危機中,許多計劃中的項目將面臨越來越多的不確定性和短期投資困難“,即使有旨在刺激CCUS項目的45Q稅收減免政策。”還在建設中的CCUS發電項目中,幾乎一半都計劃出售捕集到的二氧化碳用于提高原油采收率,但是二氧化碳的價格通常與原油挂鈎,而後者的價格在2020年暴跌。
      來源:環球科學
      時間:2020-07-03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